英語國家對新詞的研究

 


高永偉  

-------------------------------------------------------------------------------- 
英語新詞的研究可以說是與英語詞典的編纂同步的。美國研究新詞的專家John Algeo教授在他主編的Fifty Years Among the  
New Words一書的前言部分就這樣寫道:"雖然在近幾年中新詞詞典甚受歡迎,但是在某種意義上英語詞典的編纂始于新詞詞典。" 英語中最早出現的一些詞典如1604年Robert  
Cawdrey的Table Alphabeticall、1616年John Bullokar的English Expositor和1623年Henry  
Cockeram的The English Dictionarie; or, An Interpreter of Hard English等均是收錄了一些"hard  
words"(難懂的詞),而這些詞對當時的人們來說顯然是一些生詞或"新"詞,所以最初收錄"hard words"的詞典在某種意義上均是新詞詞典。但因那時的英語中尚未有"新詞"(new  
word)這一說法,應當說真正意義上的新詞詞典和對新詞的研究始于200年后的20世紀。本文將簡單敘述英語新詞究90多年(即1902-1997)的歷史,并介紹這一時段內出版的主要作品。  
"何為新詞?"或許是每位新詞研究者必須首先闡明的一個問題。不同的人對"新詞"下的定義是不同的。其主要原因是研究者基于研究的不同背景。一般來說,實用意義(有別于詞典學的意義)上的"新詞"有兩個含義:第一,從時間參照角度來說,新詞可以?quot;出現在某一時間段內或自某一時間點以來所首次出現的詞匯",如John  
Ayto的Longman Register of New Words(1989)收錄了出現在1986-88年之間的新詞;第二,從藍本參照角度來說,新詞指的是"某一詞典、一些詞典或所有現有詞典未曾收錄的詞匯",如許多詞典的增補版中收錄的詞匯就屬于該范疇。當然,在實際的新詞詞典編纂過程中,編者們為了更加體現客觀描述,經常結合時間參照和藍本參照。  
Leon Mead在1902年出版的Word-Coinage, Being an Inquiry into Recent Neologisms,  
Also a Brief Study of Literary Style, Slang, and Provincialisms是二十世紀最早一本研究新詞的著作。雖然該書并非一本新詞詞典,但它收集了一些有關新詞的文章。在這些文章中,Mead首次提出了對新詞的研究,同時還列舉了許多由當時一些美國作家創造的新詞。此外,作者還記錄了當時美國文人對"新詞"的態度,其中也包括了Henry  
James的看法("Henry James is afraid he is wholly unable to aid me in collecting  
words either of his own invention or of any one else’s." )。  
C. Alphonso Smith,美國安納波利斯海軍學院英語系的系主任,在1920年發表了名為New Words Self-Defined的著作。該書收詞420條,每一詞目均有一條或多條例句來補充說明詞義及用法。對于每一詞條中最早出現的例句,Smith還在括號內注明了具體年份,如addict(1919/1909)和camouflage(1917)。addict后的兩個年份分別指所收例句的時間和當時的《牛津英語詞典》所記載的時間;而camouflage后的一個年份說明兩處記載的年份是相同的。雖然Smith所收新詞有很大一部分是軍事用語,但由于首次采用詞典編纂的手法來記錄英語詞匯的路⒄,该书不失为钥N諦麓恃芯康囊槐局柿拷細叩鬧鰲?br>  
最早通過報章雜志來連續介紹新詞的學者是Dwight Bolinger。這位美國著名的語言學家在1937-40年間通過出版于洛杉磯的Words創辦了新詞專欄"The  
Living Language"。在1943年,Bolinger將該專欄正式轉到《美國語》(American Speech),并將該欄命名為"Among  
the New Words"(早在1941年4月,Bolinger就開始為《美國語》撰稿)。1944年2月,亞拉巴馬大學的I.Willis Russell教授接替Bolinger,成為該欄長達42年的主編。自1985年以來,Algeo教授一直是該欄的負責編輯。在1944-1976年期間,Russell教授還每年為《英國年鑒》撰寫題為"Words  
and Meanings, New"的文章,介紹每年出現的新詞和新義。  
戰爭似乎是產生新詞的熱土。Smith所收錄的軍事用語大多歸因于第一次世界大戰。而收集二戰期間出現的詞匯的則是一名紐約的圖書館管理員Marjorie  
Taylor。Taylor在1944年編寫了一本94頁的名為"The Language of World War II: Abbreviations,  
Captions, Quotations, Slogans, Titles and other Terms and Phrases"的新詞詞表,其中的每一詞條只包括詞目、定義和出處。1948年時,她還出版了該書長達265頁的增訂版。應美國學者協會的約稿,Clarence  
Barnhart從1943年開始就著手為當時的陸軍部編寫一本收集當時流行的戰時用語的詞典,于是在第二年他的Dictionary of U.S.  
Army Terms就出版了。當然,當時的一些學術性雜志也在這期間刊登過介紹新詞的文章,例如早在1939年和1940年時《英語研究》(即English  
Studies)曾收集過一些戰時新詞。  
許多出現在20世紀50年代的新詞詞典或多或少帶有一定的戰爭色彩。其中1953年Paul Charles Berg的Dictionary of  
New Words in English和1955年Mary Reifer的Dictionary of New Words是比較流行的兩本詞典。1957年出版的由荷蘭格羅寧根大學教授、語法學家R.W.Zandvoort主編的Wartime  
English: Materials for a Linguistic History of World War II是一本學術性較強的著作。該詞典收錄的詞匯均與戰爭有關,不收俚語、專業術語和美國用法。  

二戰后隨著科技詞匯的大量涌入,收錄新近出現的科技詞匯的詞典也接二連三地出版了。其中,在50年代出版的主要詞典包括W. E. Flood和Michael  
West的An Explaining and Pronouncing Dictionary of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Words(1962年再版時更名為An Elementary Scientific & Technical Dictionary)和Isaac  
Asimov的Words of Sciences and the History Behind Them。后者就1500條科技詞匯詳細地分析詞源、詞義及相關詞語。  
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英語新詞的研究和新詞詞典的編纂倍受各界的關注。報刊專欄作家也著手撰寫一些有關新詞及用法變化的文章。其中持續時間最長,最具有影響力的專欄是《紐約時報周刊》的專欄作家William  
Safire的"On Language". 在教育大眾語言用法方面,這位尼克松總統的高級演講稿撰稿人被認為是H.L.Mencken之后的第一人。他旁征博引,既溯詞源,又述現狀,使"On  
Language"成為學術性和趣味性兼容的專欄。因此許多報刊都轉載這一專欄,如《國際先驅論壇報》等!洞笪餮笤驴吩1987年時開設了詞匯專欄"Word  
Watch",并邀請現任《美國傳統詞典第三版》執行主編的Anne H. Soukhanov負責該欄,用以介紹新詞、新義及新用法。此外,《美國方言協會通訊》也不定期地介紹一些新詞,方言協會還在每年年底進?quot;Words  
of the Year"的推選工作,如94年"information superhighway"(信息高速公路)被評為"新詞之最", "cybersex"  
(電腦性刺激)被評為"最驚人的詞"和"mosaic culture"(馬賽克文化,多元文化)被評為"最沒必要的詞"等等。此外,其他一些流行的報刊雜志也定期或不定期地載文介紹新詞,如《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在每年年底推出由《韋伯斯特新世界詞典》供稿的"Buzzwords"一欄,每次都介紹10多個將流行于第二年的新詞,例如95年的"cross-functional"  
(公司中身兼數職的員工)和96年的"stalkerazzi"(同paparazzi,即中文諧譯"拍拍垃圾"者)等;《新聞周刊》有時在其"Periscope"專欄下開設介紹新詞的"Language"專欄;《紳士雜志》在設有名為"Wordman"的詞匯專欄,由蘭登書屋的資深編輯Jesse  
Sheidlower負責。  
在最近的20多年中,英美國家的新詞詞典編纂迎來一個新紀元。據不完全統計,新詞詞典已逾20種。其中既有注重學術性的,也有側重流行性的,亦有兼而有之的。其中,具有較高學術價值的新詞詞典主要可分三大類:與《牛津英語詞典》有關的、與《韋氏第三版》有關的和由巴恩哈特父子等主編的。  
1933年出齊的《牛津英語詞典》的補編工作始于1957年,負責主編工作的是R.W. Burchfield博士。經過近20年的編寫,共4卷的《牛津英語詞典補編》分別在1972、1977、1982和1986年陸續出版!堆a編》收錄了在《牛津英語詞典》編寫過程中及出版之后幾十年中出現的新詞約42000條。出版于1991年的《牛津英語新詞詞典》是由Sarah  
Tulloch編寫的。作為牛津大學出版社的第一本新詞詞典,該詞典卻完全獨立于1989年的《牛津英語詞典第二版》。雖然它沿襲了《補編》的傳統,但因它側重反映20世紀80年代英語語言的變化與發展,所以選詞和擇例方面更顯得挑剔:它收錄了2000個"常見"  
(high-profile)著的詞或詞組;在每一詞條下至少有兩到三個精選例句。該詞典的最大特色是用較大篇幅來說明詞源、詞義的發展及與相關的詞的關系等。1989年出版的《牛津英語詞典第二版》的主編John  
Simpson和Edmund Weiner也負責了該詞典的的補編工作。他們打算以兩年的間隔來編寫《第二版》補編系列,以便為《第三版》打好基礎。在1993年,他們出版了該系列的第一本詞典:分兩卷的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Additions Series。根據他們的估算,每年進入英語的新詞有2000左右,為了能及時收錄編寫期間出現的新詞,他們采用兩卷獨立的方式,即第一卷和第二卷收詞范圍均是從A到Z。因其采取歷史原則上的客觀描述,兩卷詞典收錄的部分詞匯并非新詞,如breast  
cancer(乳腺癌)的首現年份是1919年;最初出現于1922年的tongue(作法式接吻)等。1997年版的補編也于近日出版,它收詞3000條,其中包括許多近幾年出現的新詞,如"affluenza"(富貴。、"homeboy"(幫派成員)和"stonker"(龐然大物)等。  
可以說《韋氏三版》編輯組在1961年詞典出版后就逐漸開始收集新詞,為增補打好基礎。他們在1966、1971、1976和1981年為《韋氏三版》添加的補遺內容頁數分別是8頁、16頁、31頁和48頁。與此同時,在主編Frederick  
Mish的指導下,他們在1976年單獨出版了6,000 Words: A Supplement to Webster’s Third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收錄了自1961年以來出現的新詞;1983年的9,000 Words不僅收錄了6,000 Words的大部分詞條和1981年的補遺,還添加了間隔期出現的新詞;三年后的12,000  
Words也是在基于先前兩本補編及補遺外,收錄了不少未曾被收錄的詞語。  
Barnhart Dictionary of New English在收詞方面一般都是收錄在過去十年出現的且現已成為日常用語的新詞。1973年的《第一版》的收詞時間跨度為1963至1972年,總詞條數大約為5000。該詞典的最大特點用三位編者(Clarence  
Barnhart、Sol Steinmetz和Robert K. Barnhart)的話來說就是"我們已將我們的’例證’延伸成’引文’以便有足夠長的上下文來顯示新詞或新義的用法"  
。的確,長例句不僅幫助讀者理解詞義,而且還提供了有用的額外信息。接著在1980年和1990年他們出版了《第二版》和《第三版》。提前三年完工的《第二版》收詞也逾5000條;而《第三版》是在前兩版的基礎上編成的,它不僅收錄了前兩版的大部分詞條,同時還忠實地記錄了20世紀80年代英語詞匯的發展。  
Clarence Barnhart在1982年與其次子David Barnhart創辦了新詞季刊"The Barnhart Dictionary  
Companion:A Quarterly to Update General Dictionaries"。該刊所收錄的新詞、新義及新用法是英美國家主要詞典所未收錄的詞匯。除提供音標、詞性、詞義和詳細例句外,它還具有許多編纂特色:  
1)為詞目注明是新詞、新義或新用法的標記:○、○和○;  
2)為詞目注明用法標簽:standard (包括formal和informal )和nonstandard。在標簽后的括號中為指明該詞出現的場合及頻率(即rare、infrequent、common和  
frequent等);  
3)設內詞條,并提供注明出處的例句;  
4)標明首現時間或時間段,較詳細地分析構詞。  
David Barnhart在1987年時將該季刊每年的新詞索引整理成書,即The Barnhart Dictionary Companion  
Index (1982-1985)。在1994年,他還出版了The Barnhart New-Words Concordance,將當時主要的新詞詞典及刊物中所收新詞整理成一個索引目錄。  

學術性較強的著作除了以上三類外,還有Algeo教授的Fifty Years Among the New Words: A Dictionary  
of Neologism, 1941-1991。該書收集了《美國語》在50年中113期"Among the New Words"的內容。該新詞欄現由Algeo教授及其妻子Adele  
S. Algeo負責,他們及許多投稿人一直在密切關注的英語變化,并及時將它們記錄在案。  

相對學術性詞典的是側重于流行性的詞典。這些詞典能及時收錄流行于日常生活中的新詞。其中在美國出版的詞典有1982年Nathan H. Mager和Sylvia  
K. Mager的The Morrow Book of New Words、1985年和1988年Harold LeMay、Sid Lerner和Marian  
Taylor三人合著的The New Words Dictionary和The New New Words Dictionary(即1988年的The  
Fact On File Dictionary of New Words)以及1993年Sid Lerner和Gary S. Berkin合著的Trash  
Cash, Fizzbos, and Flatliners等等!稌r代周刊》在1993年時也出版Timenglish: The Words of  
Time,收集了該刊所創造的新詞。在英國,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出版的詞典包括1986年Simon Mort的Longman Guardian  
of New Words、John Ayto分別在1989年和1990年編寫的Longman Register of New Words第一卷和第二卷以及1991年Jonathon  
Green的Neologisms(該書在美國出版時書名為Tuttle Dictionary of News Words since 1960)。澳大利亞的Susan  
Butler在1990年時也出版了一本新詞詞典── The Macquarie Dictionary of New Words。  

許多商業詞典出版社的詞典編輯們也往往是新詞研究者。為了使自己的詞典能在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他們總是將收錄的新詞視為吸引讀者的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由此,大多數大學詞典常在封面上舉例介紹所收錄的新詞,例如《藍登書屋韋伯斯特大學詞典》和《韋伯斯特新世界大學詞典》等。最近在97版的《藍登書屋韋伯斯特大學詞典》出版后,Sean  
M. Burke就撰文介紹了部分新詞, 如bad hair day(頭發雜亂,外表難看的一天)、dream team(最佳陣容)和 mad-cow  
disease(瘋牛。┑。  

Internet(因特網)為從事新詞研究提供了一個新的途徑。在看到網絡所體現出的優勢和便利之后,許多出版商紛紛在因特網上建立網點(Website),邀請網絡用戶參與有關新詞、俚語和用法等方面的討論。作為美國最大的網絡服務提供者,America  
Online(簡稱為AOL)在其網點開辟討論專欄,訪問者不僅能發送電子郵件進行參與,還能閱讀其他參與者的評論。例如,在1995年5月16日,為回答一讀者對"cyberspace"(網絡世界)一詞的詢問,Merriam  
Webster Editorial Department發去了"每年我們基于現有的例句將一些新詞收錄進我們的韋氏詞典中。在1995年,’cyberspace’一詞就被收錄了,其涵義是’計算機網絡世界’"。蘭登書屋在1996年4月29日時增設詞匯專欄  
-"Jesse’s Word of the Day"(網址為http://www.randomhouse.com/jesse/),由Jesse  
Sheidlower負責。該欄每天就一詞以一問一答的方式進行分析討論。英國的利物浦大學也將其研究發現的新詞整理成名為"Neologisms in  
Journalistic Text"的網頁(Web page)(網址為:http://www.rdues.liv.ac.uk/welcome.html)。他們所收新詞出自1994年1至6月期間的《獨立日報》。在收集過程中,他們只使用了一種計算機過濾軟件便將新詞識別出來。  

與新詞詞典相比較,新詞研究的學術著作在數量上顯得微乎其微!睹绹Z》作為新詞介紹的一大窗口,時?且恍┓从痴Z言變化、分析個別詞語現象的文章;同時我們還可以在《北美辭書學會刊物-詞典》上閱讀到類似的文章,如第16期(1995年)刊登了Bernadette  
Paton的"New-Word Lexicography and the OED"和Thomas Creamer的"Principles of  
Selection of Neologisms for a Bilingual Dictionary"等。此外,由Laurence Urdang主編的語言季刊Verbatim也時?墙榻B兼評論新詞的文章。根據Algeo教授的說法,現有的最具影響的學術作品是Garland  
Cannon的"Historical Change and English Word-Formation: Recent Vocabulary"和Clarence  
Barnhart與David Barnhart合作完成的"The Dictionary of Neologisms"。前者發表于1987年,它就前兩版Barnhart  
Dictionary of New English和《韋氏三版》在1981年的48頁補遺總13,683個詞目用表格的形式詳細地進行了分析和歸納;后者發表在1989-1990年間的W?rterbucher,  
Dictionaries, Dictionnaires: An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Lexicography,該文較系統和全面地概述了新詞研究及新詞詞典的編纂。  
摘自:http://www.cn-trans.com/clubmag.htm(譯者文苑)  
版權所有 北京環球博恩翻譯有限公司 京ICP備060249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400525號
總部通信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上地十街1號院6號樓2層208-352室

電話: 010-89146404   傳真: 010-89146404 
網址:http://www.214464.tw/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06-2015 All Rights Resvered
股票短线的技巧